張曼蘋 / 報導
2024/ 06/ 18 11:34

首公開「對話」小燈泡 王婉諭:巨大傷痛會跟著一輩子

「小燈泡至今仍是我的孩子。」8年前台北內湖隨機殺人案震驚社會,時代力量黨主席、前立委王婉諭同時也是小燈泡母親,首次公開與小燈泡「對話」,說「她應該很清楚,這些年來我們都努力了,也因為她離開,讓我們有巨大傷痛,至今其實沒辦法完全平復;我想,會跟著我們一輩子」。

 

王婉諭表示,自己不是大眾想像中的典型被害人,情緒相對穩定,「但不代表我們不會有」,每每安頓孩子後,深夜才會有這樣的情緒。她說,可能覺得自己有責任,包括照顧家人、之前在立院就是立委角色,「但很多時候,的確很難完全切開,所以我在精神衛生法修法時,也曾情緒崩潰過」。

 

王婉諭坦言,可能是人格特質,案發後她在警局前的發言,受外界批判,「覺得我沒血沒肉、甚至不切實際」,但她後來理解,自己是容易切換情境,希望在提出訴求時,不太會把家屬角色帶入。

 

回憶起當天,王婉諭說,當下感受到社會冷漠,「當我拉住嫌犯求救時,看到很多車子經過,他們知道有事情發生,卻沒有停下來協助」,多數人面對看到爭執、打架,一定也會是繞道,頂多打電話報警,「當年我們也是這種人,可是當下多希望他們停下來幫我」。

 

王婉諭解釋,就像男童剴剴案也是,當時鄰居有聽到聲響,如果每個人都多做一點什麼,搞不好社會就可以更好,因此她與老公至今在外面倡議很多議題,希望可以再往前推進更多。

 

「不會特別撕掉小燈泡媽媽身分。」王婉諭強調,自己反正更希望透過這個身分,開啟大家對話,這並非一件可恥的事情,而她也會跟家中其他孩子主動談及此事,也包括當立委後做的所有事情。

 

王婉諭表示,對於當年的事情,小朋友也會上網去查資料,她也在努力與孩子對談。王無奈笑說,因為與孩子共用電腦,「所以我知道小朋友查了什麼,也會主動去問『你看到什麼?』,這也是我們至今在協助自己的部分」。

 

王婉諭強調,台灣社會是透過一件件悲劇來改變,但更擔心的是透過悲劇也無法改變,國家應要做犯罪研究,不是事情過後修法、或判刑完就結束。

 

「我想,我不會停下來。」王婉諭說,很珍惜曾有立委角色,可推動比較多的事情,但現在或是未來不論有沒有政治角色,每個面向都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作為一個家長、社會上的一分子,還是有很多可繼續推進的地方。

影/高雄大叔車駛入農田裡落跑 警找到人他的回應令人傻眼影/快錢易賺!24歲女廚師斜槓當車手 9天跑10單詐千萬...3萬交保影/高雄3大1小違規走在輕軌道路 網酸「透明輕軌來了」影/怕被黑吃黑?自宅當兵工廠改槍 30警攻堅赫見手榴彈影/野柳2男見警跳海潛逃 10多分後體力不支被甕中抓鱉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