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舜 / 報導
2020/ 07/ 08 15:35

鈕承澤涉性侵劇組女助理 二審出庭合十、未多言

導演鈕承澤涉性侵劇組女助理,他不認罪,法院審理時以「七位數」價碼和被害人和解,稱誤以為與被害人有情愫,求判緩刑。台北地院認定鈕無悔悟之心,依強制性交罪判他4年徒刑;鈕主張女方深夜與他共處一室,沒明確大聲拒絕親吻,無法察覺對方反對親密,提上訴。高等法院今開庭,鈕面對鏡頭僅雙手合十、說「謝謝」,未多言。

 

檢察官指控,鈕承澤因執導電影「跑馬」認識被害人,2018年11月23日請劇組人員帶被害人到家聚會,隔日凌晨,被害人被獨留鈕承澤家中,鈕藉機對被害人性侵,被害人前往醫院驗傷,向警方報案。

 

鈕承澤偵查階段想賠60萬元給被害人遭拒,去年9月台北地院審理時,給付「七位數」調解金,簽署調解書。北院辯論時,鈕稱無犯意,盼緩刑。檢方認為,被害人與鈕承澤有上下隸屬關係,不反抗是為了保住飯碗,鈕不認罪又將犯行歸責被害人,求刑3年4月,建議不宜緩刑。

 

北院判決指出,鈕承澤辯稱「以為被害人對他有好感」,但無論被害人友人、劇組人員、林姓、周姓主管都證稱,鈕與被害人並無男女情愫;當被害人以「緊閉雙唇」、「撇頭」、「閃躲」、「推阻」將排斥、不願意的心態展露時,鈕還是稱二人有情愫,辯詞顯不可採。

 

合議庭認定,鈕承澤與被害人沒有私交,被害人沒有主動要求前往鈕的住處,更未正面回應鈕的追求,鈕卻利用她不敢不顧主管顏面的機會強制性交,造成被害人陰影後,還以「酒醉斷片」、「案發當日情景是戀愛的開始」、「只有戀人間可能會有的行為」狡辯。

 

而鈕也被北院認定藉導演身分散布「認知不同」、「我希望她很好,我很喜歡她,我會繼續保護她」的訊息,形塑與被害人有情意,再藉和解營造被害人沒有拒絕、她深夜留下是期待發生性關係,暗指被害人主動獻身,顯見無悔意。

 

高院今開庭時,鈕承澤未公開回應是否會認罪、或有其他想法。

影/機車和公車碰撞 女騎士死亡前最後影像找到影/離家僅5分鐘!女騎士被撞飛身亡 毒蟲肇事判刑8年影/南投農夫下田遭雷擊 全身焦黑搶救2天仍不治影/女大生遭公車門夾頭 客運業者道歉賠醫療費影/男電「救我丶救我」警消搜尋7小時 他才說:回家了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