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昌樺 / 報導
2023/ 12/ 14 11:07

路殺、氣候變遷、盛行的開發主義 該如何找出歐亞水獺的活水路?

要在秋季的日光餘暉之中,捕捉到歐亞水獺的實體蹤跡其實並不容易,但跟著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研究員袁守立的腳步,金門金沙水庫的路旁,水獺排遺倒是輕易可見。袁守立在這架設三台自動相機,觀測水庫與排水系統的馬路,因為這區域是歐亞水獺的活動熱區,透過相機資料,清楚可見有母獺帶著小獺在活動,袁守立表示,水獺記憶力很好,一旦發現這條路很好走很安全,牠之後都會走這裡。

 

歐亞水獺被認為是環境指標生物,一旦汙染來襲,近年台灣已無蹤跡,水獺往往最先消失,金門是東亞地區除了南韓以外,唯一尚存的穩定族群,目前被列「國家極危等級」。雖然金沙溪人工湖計畫受到環團多次抗議後,縣府承諾暫緩工程,暫時保住水獺的重要棲地。但金門的歐亞水獺目前現存多少隻?袁守立說,以一個野生哺乳動物族群大小來說,不管是200隻,或者是150隻或者是150隻以下,其實都很危險。因為統計近三年的歐亞水獺共有11件死亡紀錄,6件是路殺,比率超過百分之50。獸醫師陳亭表示,她來金門約一年半,但沒有收治過任何的活體水獺,因為水獺一受傷 ,往往都是重傷害。陳亭表示,最常見的都是頭骨碎裂,有些甚至連腦漿都流了出來。

 

經過連續兩年的大旱之後,北市動物園張廖年鴻團隊也發現,今年樣本數的確有所下滑,經過多年觀察,也調整金門水獺族群動態假說,認為水獺不像先前所認為的是封閉族群,而是可以有渡海能力,然而,外移的新個體也顯示金門是華南歐亞水獺族群的核心棲地,更需要眾人的投入與關注。

 

聯合報影音專題「找出歐亞水獺的活水路」從路殺、氣候變遷、盛行的開發主義等各種因素,甚至是人獺之間,也隱含搶水風暴的隱憂,從各層面深度探討歐亞水獺面臨的壓力以及生存解方。

COP28特殊性一次看 巴黎協定將破功?首度盤點全球淨零步伐影/520賴政府新局 年輕人:總統聽我說影/綠喊話韓國瑜:繼續協商避免下一場暴力影/沈伯洋越人牆後摔落 陳玉珍爆:被王定宇慫恿沈伯洋越人牆後摔落 陳玉珍爆:被王定宇慫恿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