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宛茜 / 報導
2018/ 07/ 21 02:41

再會吧北投 吳念真為陳明章圓30年的夢

「我不會說話,就用唱的吧。」音樂人陳明章走上國家戲劇院舞台,唱起「再會吧北投」,半世紀前的北投,在他滄桑的歌聲底下悠悠復活。他說,「再會吧北投」音樂劇,在他心底藏了30多年,終於可以在吳念真執導的音樂劇中圓夢。

 

2018綠光劇團年度大戲「再會吧北投」,20日下午在國家戲劇院彩排。舞台上的溫泉旅館「別有天」,重現了陳明章童年記憶中,姑姑在北投開設的溫泉旅館。

 

陳明章1982年寫下「再會吧北投」,旋即成為膾炙人口的台灣金曲,當時他還完成「溫泉鄉的交杯酒」等多首曲子,期望用音樂劇呈現,時隔30多年,終於由導演吳念真編寫劇本為他圓夢。

 

這是吳念真首部音樂劇。吳念真和陳明章兩人1986年曾因導演侯孝賢的電影「戀戀風塵」合作,這也是過了30年後,兩人再次合作。

 

「這齣戲情感重於理智。」吳念真表示,年紀大了、「淚腺鬆弛」,他看到劇中兩位女兒受苦受難,彷彿感同身受,「一種無能為力的悲傷」。但他認為,劇中的北投某些現狀跟台灣一樣:「必須轉變、轉型。」

 

以前的北投,給人的印象是溫泉、酒、粉味,1980年代面對轉型的必要,一如現在的台灣。吳念真特別喜歡「再會吧!北投」的「吧」,有一種留戀感;如果換成「再會啦!北投」,「啦」就有種告別的決絕,韻味完全不同。

 

為了「再會吧北投」,陳明章重寫「夢醒時陣」、「親生的愛」與「思想起」三首曲子;吳念真也為本劇寫了「夢想時陣」及「思想起」兩首詞,共譜新舊世代交替的情感。

 

劇中飾演那卡西團長之子的滅火器樂團主唱楊大正,出場時手持電吉他一刷,刷出新世代的聲音。團長卻指責兒子彈奏的歌曲不正統:「這種歌會紅?那穿裙子的也能當總統啦!」一句話跨越世代,精準隱喻40年來台灣社會的轉變,吳念真的筆果然犀利。

 

吳念真表示,其實「再會啦!北投」只有一個主題:向陳明章致敬;「他的許多歌,都是我們生命中的記憶。」陳明章則每次看都要掉淚,希望「再會吧北投」能成為一齣定目劇,並和日本寶塚劇團合作,到世界各地巡演。

 

●「再會吧北投」21日起於台北國家戲劇院登場,隨後至台中國家歌劇院、高雄至德堂巡演。

影/三個月搶救傘兵秦良丰 「忍住痛」拚年底站起來因應新課綱 新北國中教師員額提高每班2.2人影/女性包皮過長難達高潮? 醫師這麼說影/中風阿公寫給阿嬤的「情批」 感謝妻子不離不棄唐寶寶當一日店長 賣中秋月餅
討論區
H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