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舜 / 報導
2018/ 07/ 10 17:48

是否受理監院黨產案聲釋? 憲法法庭上意見交鋒

監察院質疑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違反憲法民主國、法治國原則,聲請釋憲。但監察院是否具備聲請釋憲資格,大法官今開應否受理的說明會,除請監委仉桂美、劉德勳和調查官陳先成代表聲請人說明意見,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也代表相關機關出席,雙方交鋒。陳說,以前沒有監委調查權的疑問而不受理,這次和以前有何不同?羅則說,以前監院聲請也有不受理的前例,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有具體規範。

 

台灣大學教授林明昕、台北大學副教授陳愛娥、政治大學副教授廖元豪、輔仁大學副教授楊子慧、中央研究院研究員李建良和副研究員蘇彥圖也受邀發表意見。陳愛娥和廖元豪明確認為對監院行使職權應從寬理解,而李建良、林明昕、楊子慧則反對。蘇則認為受不受理仍取決於大法官,但建議大法官不應游移,讓未來有準據。

 

監院聲請釋憲,大法官擬定的題綱分為兩部分,第一是監察院釋憲聲請究是該院行使何種職權,又如何適用黨產條例的規定?本件聲請是否合於聲請要件,而應否受理?第二部分則是要問「本件聲請受理與否對憲法權力分立的運作有何意涵?」。

 

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規定「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得聲請解釋憲法:一、中央或地方機關,於其行使職權,適用憲法發生疑義…或適用法律與命令發生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

 

因會議定位為「說明會」性質,15位大法官今未著法袍,且「借用」憲法法庭開會。陳先成首先發言,他一開始就引用會議主席、司法院長許宗力在1998年批評司法院大法官就「行使職權」的狹隘看法,認為不應剝奪機關違憲審查的聲請權。陳說,中華民國是五權分立而非三權分立,釋字530號解釋也闡明憲法機關不應侵害其他憲法機關職權,並拿美國杜魯門總統時期的兩幅政治漫畫舉例,認為不應害怕、屈從有權立者。

 

相關機關的代表羅秉成則說,監院如何適用黨產條例,必須是針對具體個案的法定性(行使職權)、關聯性(適用憲法、法律、命令發生疑義),像釋字589號是監察院對政務人員退撫條例就受任期保障者無月退金規定聲請釋憲,大法官作出違憲解釋,但大法官1363次會議討論前檢察總長陳聰明的彈劾案,就決議不受理。羅認為本件聲請與監委行使監察權無關。

 

中研院研究員李建良認為,憲法訴訟制度各國不一,也有形成的自由,憲法解釋應是憲法爭議。憲法解釋權本質上是訴訟,必須與職權有關係,本案基本上是主觀訴訟,不是特定機關可聲請釋憲。李指出,監院的調查權還是要回到彈劾與糾舉來看,條例是否違憲並不在適用範圍,且監院也不是黨產條例的主管機關。林明昕也認為調查權並非目的而是「手段」。

 

楊子慧主張不宜受理,她認為包括未來的憲法訴訟法,都應注意「行使職權」這要素,以往沒重視的應予重視。從監院的聲請意旨來看,沒有說明是要如何行使職權、適用法律。

 

陳愛娥則說,監院是依大審法而聲請釋憲,她認為應用抽象規範來看監院的聲請,以識字603號解釋來看,應「行使職權」應從寬,本案不應作不一樣的理解;從解釋的穩定性來看,不該有不同的處理。

 

廖元豪認為大法官應高度尊重監察院而受理,監院如何行使職權應尊重平行機關。廖說,監院的調查不一定有答案,像監察院有糾正權,是就一般行政院的施政去糾正,監察院若要糾正,那是不是要先作一般性的調查?也有可能調查完後不糾正、不彈劾,因此調查權不應定義得那麼窄。以本案來看,是因為有人陳情、主張行政院違法,監院可能認為其中很可能有問題,因此聲請釋憲,在他看來這就是調查權。

 

會議中,大法官羅昌發、黃虹霞、蔡明誠、林俊益和詹森林也都提出問題,其中林問陳愛娥、廖元豪「監院糾正、糾舉才算行使職權嗎?」。陳認為許多人都認為調查權是一種工具性的權力,但行使職權不應進一步限縮;廖則說沒有調查權怎麼知道以後怎麼做?陳情人認為條例可能違憲,那不應在前端限制監院「你有什麼調查權?」。

監察委員仉桂美(右)、劉德勳(左)和調查官陳先成認為大法官應受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釋憲。記者王宏舜/攝影
監察委員仉桂美(右)、劉德勳(左)和調查官陳先成認為大法官應受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釋憲。記者王宏舜/攝影
影/檢警召集候選人溝通反賄選 請來媽祖婆坐鎮助威影/西濱苑裡出口匝道前 槽車大火燒穿車體連傳2船難又失火 海巡整合救災資源野柳救生演練逼真疑因視線盲點 預拌水泥車路口撞騎腳車國中生送醫影/轎車擦撞路邊車竟騰空 熱心路人救受困駕駛
討論區
H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