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位榮 / 報導
2018/ 01/ 18 14:46

蘇炳坤再審是還他清白?還是霸凌司法?學者見解不一

家具行老闆蘇炳坤32年前被控搶劫銀樓而遭判刑15年,囚禁了913天後獲總統特赦;蘇認為特赦只是免刑,聲請再審求清白。台灣高等法院裁准再審後,檢方抗告,最高法院今天邀請三位法學者作專家諮詢,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陳運財和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林超駿皆認為,憲法賦予總統赦免權,赦免和再審是互補的制度,應給予蘇炳坤再審,開啟再審後,應作無罪判決;但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楊雲驊認為,總統已經特赦蘇炳坤,罪刑宣告無效,等於無罪判決,若是准許開啟再審,對制度帶來的負面效應甚大,法院只能判決無罪,再審形同霸凌司法。

 

公訴檢察官林永義表示,他曾在新竹地檢署任主任檢察官,知道蘇炳坤是冤曲的,在個人情感上,法院如果要為蘇的權益而開啟再審,他充分理解,但是,從法律制度面而言,蘇已獲總統特赦,罪刑宣告無效,等於是無罪判決,法院應駁回再審的聲請,否則將生憲法爭議,司法權將侵害總統的特赦權。

 

蘇炳坤憤恨難平,不甘當年受到冤獄,他說,「統特赦還我清白,但司法從未還我清白,我已經69歲了,要爭個清白」,「如果我犯罪,還有臉站在這嗎?」

 

最高法院為釐清本案能否開啟再審,今天邀集林超駿、楊雲驊、陳運財三位法學教授,進行專家諮詢。林超駿認為,赦免與再審這兩個制度是互補的,且併行不備,蘇炳坤獲特赦,特赦是向未來發生效力,並不能溯及既往,但案件本質上仍有罪,當事人若主張有新事證,應准許再審,法官審理後給予免訴或無罪判決。

 

陳運財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若干媒體發表讚揚共產主義的言論,被日本政府勒令停刊,日本神奈川縣警察逮捕這些媒體的編輯及記者60多人,其中30多人判有罪,戰後這些人獲大赦,但十多年前家屬認為冤曲聲請再審,一審法院裁准,檢察官抗告,東京高院法院認為即使經過大赦,受判決人聲請再審,仍可獲免訴判決。

 

楊雲驊認為,特赦對全國機關具有拘束力,蘇炳坤已經總統特赦,宣告司法錯誤,原判決失效,代表原先有罪判決經赦免後,等同是無罪判決,若是准許再審,將會匡住司法,限制未來審理的法院只能作出無罪判決,侵害司法獨立,有霸凌司法的疑慮。

 

1986年3月新竹市金瑞珍銀樓發生搶案,主嫌郭中雄落網後,指證蘇炳坤是共犯,蘇堅稱遭誣陷,仍被判有罪定讞,事後逃亡9年多期間,聲請4次非常上訴、4次再審均遭駁回,1997年被捕入監,服刑2年半後,2000年國際人權日獲前總統陳水扁特赦,蘇認為特赦無法還他清白,遂聲請再審,高院裁准再審,創下特赦後仍獲再審的司法史首例。

滿車毒品BMW被開槍打破輪胎照樣衝 撞爛4輛等紅燈無辜車長髮妙齡女酒駕連撞2車 吹完酒測急著要去警察局汽車旅館內傳出異常聲響 警方一進廁所就發現東西真的是豬隊友!吸毒茫掉竟報警抓走整群朋友震災最後2名罹難者順利移出 人命搜救告一段落
討論區
H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