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祥裕 / 報導
2017/ 09/ 13 09:04

學生課業壓力沉重 羅文嘉:課綱設計才是罪魁禍首

行政院客委會前主委、水牛出版社社長羅文嘉。本報資料照片
行政院客委會前主委、水牛出版社社長羅文嘉。本報資料照片

日前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比率爭議鬧得沸沸揚揚,行政院客委會前主委、水牛出版社社長羅文嘉在臉書發文表示,當前12年課綱最嚴重的問題,文言文比率只是其中之一,只因為放在國家認同議題脈絡來爭論,所以特別被重視,但課綱真正最重要的議題,是各科全面減量。

 

羅文嘉說,設計課綱的大人拚命想把自己覺得重要的東西,放在課綱裡,這根本是一場鬧劇,教科書為了滿足課綱需求,每項主題只能三言兩語匆匆帶過,學生只能強行背誦,有何意義?而罪魁禍首不是第一現場的老師,正是我們的課綱設計。

 

貼文全文如下:

 

好吧,就來聊聊高中課綱文言文比例的問題。

 

這裡不談政治立場、統獨認同問題(關於這點,我的立場是清楚沒有迴避的,但這不是我要談這個問題的切入點)。

 

我想優先從孩子學習的角度來談。

 

當今十二年課綱最嚴重的問題,總體來說,文言文比例過多只是其中一項問題。今天,即使文言文比例下修到30%,甚至10%,整個課綱問題就獲得解決了嗎?就不必再被關心、爭辯、或討論了嗎?

 

文言文比例問題,正是因為放在國家認同議題脈絡來爭論,所以特別被重視。

 

但是,有多少人關心,我們的孩子在國高中階段,目前的課綱設計內容、份量、主題,根本就超過一個國中生、高中生能夠充分學習、理解的負荷。

 

所有設計課程大綱的大人,都拼命想把他們覺得重要的東西,放在課綱裡,誰都不能漏,彷彿漏了就對不起民族國家或自己信仰的價值。

 

結果我們若一一檢視每一科的課綱內容,再對照孩子有的學習時間,與老師有的解說時間,你一點都不難發現,這根本是一場鬧劇。

 

教科書編寫為了滿足課綱要求,每項主題只能三言兩語、匆匆帶過,多數主題因為其發展脈絡的複雜,豈是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但因為只能匆匆帶過,檢測學習成果的方式,就更容易淪為以強行背誦方式來達成。

 

這樣的學習,即使全部都教了、學了,有何意義?孩子不是真正理解,考試好只是因為會強記。更不要說,把明明有趣的學習科目,搞得孩子毫無主動性與樂趣(這點才是課綱審議者要好好想的核心問題,為什麼有趣的科目、搞的樂趣全無)

 

我要說的是,罪魁禍首不是第一現場的老師,正是我們的課綱設計。

 

各科全面減量,才是課綱修正最重要的議題。

 

從一個國中孩子角度來想,有哪些東西,他現在不需要學,或是有學也不會,會了也不重要,那就別免強他吧。

 

有哪些東西,需要比較多時間慢慢講解、慢慢領悟,這些東西,可以用什麼方式、多少時間,讓老師與教材,在授課時更生動、更被理解,那就給教學者與學習者多點空間吧。

 

有哪些東西,也許很重要,但不是這個階段相對最重要,何不讓更長的學習時間來消化,不必非得壓縮在這十二年一一達成,何不放慢點腳步,大家都會好過點。

 

家裡有國中、高中生的家長,就會明嘹我所講的,我們的孩子,現在面臨的課業壓力、考試掛帥,比以前更沈重、可怕。

 

他們投入的時間、精力、青春,如果用來做真正有用的學習不是更好嗎?結果,多數人沒有辦法,因為體制就是這樣,只能無奈接受、或是用極為微弱的方式抵抗、自力救濟。

 

有辦法的寧可將孩子送去國外學校,或是私立學校的國際班,總之,管你有無國文或文言文,就是不想被台灣這一套折磨。

 

但是多數的一般家庭怎麼辦呢?課綱內容不減量,考試導向不轉向,孩子、家長、老師,通通都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想一想這些真正實際的孩子教育問題吧!從孩子角度優先思考,把我們的鄉愁、情懷、愛好、選擇、期待,由我們大人自己承擔,或是另擇戰場好好享受爭論吧!

犯規啦! 用這輛新型雲豹甲車募兵也太可愛勒《龍介の清德周記》謝龍介喊話:小心我在府城扳倒你林佳龍被國旗打包 說出「我愛中華民國」揮去抽調陰霾 陸軍602旅黑鷹突擊作戰隊近期編成軍人年改打太極? 國防部稱未收獲退輔會正式函文
更多精選新聞》 加入 udn tv 粉絲團
政治現場即時報》 加入 天橋底下說政治 粉絲團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