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宜 / 報導
2017/ 05/ 09 14:36

游擊文化發道歉聲明:沒有人可以代替奕含說話

作家林奕含的死令人不捨,圖為她的最後遺作。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鄭惠仁攝影
作家林奕含的死令人不捨,圖為她的最後遺作。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鄭惠仁攝影

作家林奕含過世,28日網路流傳署名林奕含父母的聲明,為林出書的「游擊文化」在官方臉書發文。今天「游擊文化」在臉書發表道歉聲明,提及,當初轉發林奕含父母聲明的原意,是為了緩解當下的紛擾與不安。但經過數日的內部檢討,深知當時的決定和處理方式並不完備,第一時間確實忽略了出版社本身的責任與主體性。

 

聲明指出,經過反省,比較理想的作法應該是在轉發奕含父母聲明的當下,就同時加註出版社的立場。這樣的註記不是教條式的警語,也並非因為受到政府機關警告、壓抑家屬的聲音,而是希望提醒一個簡單、卻常心急忘記的基本立場:沒有人可以代替奕含說話。即使是父母、親友或者出版社,也都只能代表各自的聲音──我們確實無法置身事外,但我們的發言更應該強調每個角色位置本身的侷限性。

 

●全文如下: 

 

自4/28以來,對於各方的關心,我們有些話想說。尤其是以出版社身分代轉奕含父母聲明一事,經過社內連日的辯論與檢討,是認確有疏失,需要公開道歉與交待。 

 

首先報告當時的處理經過。4/28的凌晨至上午,我們都與奕含親友持續聯繫著,同時也不斷重新檢視過往與奕含本人的互動紀錄,確保所有將來的相關事宜能最大程度符合她的意願、以及出版當時的承諾。奕含父母在溝通協調的過程中決定自行發出聲明,或許因心情過於慌亂而措辭不夠精確、訊息流散,致使網友爭相質疑來源的真實性。是以我們決定出面代轉,擔任證實消息來源的統一窗口,承接奕含父母與大眾之間的對話需求。也在後續與奕含父母的溝通過程中,重新站在出版社的位置發出聲明,協助澄清歧義,並且應對媒體記者朋友的詢問。 

 

我們轉發父母聲明的原意,是為了緩解當下的紛擾與不安。但經過數日的內部檢討,我們深知當時的決定和處理方式並不完備,第一時間確實忽略了出版社本身的責任與主體性。

 

我們反省當初比較理想的做法,應該是在轉發奕含父母聲明的當下,就同時加註出版社的立場。這樣的註記不是教條式的警語,也並非因為受到政府機關警告、壓抑家屬的聲音,而是希望提醒一個簡單、卻常心急忘記的基本立場:沒有人可以代替奕含說話。即使是父母、親友或者出版社,也都只能代表各自的聲音──我們確實無法置身事外,但我們的發言更應該強調每個角色位置本身的侷限性。就算有些事曾經與本人密切且慎重地討論過,這也已經永遠停留在過去的、我們所認知的奕含。我們對自己的期許是,仍然以出版社對作家的承諾、及實際互動中其本人表達過之意願作為第一考量,也盡力照顧家人與親密之人的心情。 

 

從出版社的位置,我們特別想說:關於「房思琪是不是林奕含」、關於作品內容與作者經歷之間的對應關係,這個問題不僅無禮,更有違理解創作者的心意。即使是「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故事,在藝術化、美學化的過程中也可能經歷繁複的拆解與變造,單從作品就要拼湊出所謂的真相不只徒勞,作者也不會希望自己的創作僅僅被化約為一則誘姦事件。 

 

對於慘劇,也許人人都想追查、都想聲討。可是房思琪的絕望不只是來自李國華,更包含了遠遠近近的整個社會沒有人能夠站在她的位置。每個人的想像力和同理心都有其極限,不要放棄理解與感受,但擅自解讀、認定他人痛苦的形狀,只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下的心安理得。 

 

作者堅持書寫並出版這本小說,乃是基於「使這個慘絕人寰的故事被看見」的強烈期望;而「被看見」,對奕含來說的意義更是基於文學形式上的。當初決定一起出版,確實經過與作者反覆的討論與釐清。她並不害怕可能誘發獵奇的窺伺眼光,但也絕不想要讀者把作品當成按圖索驥的八卦指引。這份出版希望能用一種更溫柔的可能接待她,因此,比起一本書的呈現究竟該用多少價錢衡量、換取,我們一直更在意的都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所工筆細寫的:有人的痛苦無法和解──相信買書的人也是如此在意。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責任編輯/張蘊方

 

游擊文化社長/郭姵妤

 

2017.05.09

影/丁守中提選舉無效訴訟 要求選委會賠償影/李文輝參訪士東市場 聞吳寶春議題不回應影/吳寶春麵包店前爆衝突! 民眾咆嘯:台灣人要有骨氣影/韓國瑜現身挺吳寶春:金牌得來不易影/綠委盼新主席協調產生:林佳龍、陳其邁都合適
討論區
H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