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宇威 / 報導
2017/ 04/ 17 14:30

《軍情站》F-16抵台20載 重溫當年關鍵時刻

F-16戰機是身為空軍二代機中,性能最強大的多功能戰機。回到1997年的4月14日,兩架F-16自美國返抵國門,也正式的開啟了國軍戰力的新世代。聯合報訪問當初唯一擔任交機任務的中華民國飛行員,同時也是首位F-16單機特技飛行員的郝光明先生,一同來回顧在兩岸情勢最緊張之際的關鍵時刻。

 

記者 徐宇威:「編號6810的F-16戰機,是首批飛回台灣的兩架F-16戰機之一,而從2017年的4月14日開始,她也正式守護台灣屆滿20周年。而當初F-16她返抵國門的方式,跟其它外購武器不一樣,一般的外購武器都是走海運,而F-16是從美國直接飛返台灣。但當初這些飛機飛回台灣的時候,都是由美方的飛行員來飛行,就唯獨這架6810不一樣,她的後座,當初就是坐著唯一一位中華民國飛行員。」

 

時任飛交任務飛行員 郝光明:「在86年的1月底,那個時候因為經過我們空軍的很多次的要求跟溝通之後,美國的國務院同意派一個(中華民國)空軍的飛行員,參與首批的飛交任務。總部當初的訓練組就告訴我這個消息,那時候就覺得第一個很幸運啦,第二個就是說很惶恐。因為我也沒有這個經驗,其實也不知道怎麼準備,因為只是告訴我參加這個任務。然後我去問了美國隊長,美國隊長也只告訴我說,你什麼都不必擔心。」

 

時任飛交任務飛行員 郝光明:「(86年)4月4日,跟隨空中加油機從沃茲堡飛到夏威夷,總共飛時大概是8小時45分鐘,空中加油了9次,在夏威夷停留了5天。4月9日我們又從夏威夷再飛到關島,飛時大概是8小時20分吧,空中加油了6次。在關島,本來我們預定的表定的時間是民國86年的4月15日,要返抵台灣的嘉義空軍基地,那後來因為消息走漏了,那為了避免敏感,就是接到臨時的命令說,提前一天回台灣。」

 

時任空軍總部武獲室組長 田在勱:「基於國家安全,還有保密的情況下,所以我就很貿然的跟上面建議說,要15日提前到14日。因為美方不擔心我們的媒體,而是擔心說曝光以後,怕老共的反應什麼東西。」

 

時任飛交任務飛行員 郝光明:「所以我們在86年4月14日早上,我們就從關島飛回台灣,那飛時大概是4小時40分左右,空中加油了4次。我們回來的時候,那天天氣沒有很好,一直到嘉義的時候,單座先落,我們雙座在後面。他們美軍在美國的訓練環境,幾乎都是萬里無雲,天氣非常好。尤其在我們沙漠的地方,要碰到壞天氣的機率非常的低,所以他們隊長就有點緊張。緊張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這個天氣,好像沒有達到他們落地的標準,可是這種天氣對我們空軍的飛行員來講,我們司空見慣,因為我們在海島上飛行這麼多年了,我們知道。我就跟(隊長)講,這個天氣是可以的,沒有問題,因為事實上能見度低空是很好的,只是那個雲很低。那後來我們做的是GCA(地面管制進場),所以落完地之後,可能因為比較緊張一點,怕飛機停不下,所以還拉了阻力傘,所以變的我跟長機間隔時間比較長。當我落地之後,我跟我前座Mike Hanson我就講了,We make the history。我說,我們就是創造了歷史。」

 

時任空軍總部武獲室組長 田在勱:「F-16那天落地以後,我跟美國空軍那個中校,負責中華民國事務的一個中校,當時我們倆在跑道頭,我們倆都掉淚了。」

 

時任飛交任務飛行員 郝光明:「那個時候他之所以把國徽蓋住,是因為兩岸局勢很緊張嘛!所以說美軍在飛交的過程中,飛機沒有落到台灣,完成交機之前,這個飛機是屬於美國的。所以說發生任何的故障,或是有飛安什麼事件,由美軍來處裡。所以這可能也是,他不願意讓我們台灣飛行員參與這個任務的原因。等落了地之後,他們有個接機小組,等完成簽約之後,飛機確實交給我們空軍了,他才把貼紙撕掉,那我們中華民國的國徽才會出來。」

 

時任空軍總部武獲室組長 田在勱:「飛機落地以後,馬上滑到北邊跑道頭的雙聯機庫裡面,華統車(貨卡)4輛,每2輛擋一個機庫,所以那天大家都很保密,處裡完以後我們通通都離開了,聯隊就派衛兵偷偷晚上再拖機。所以第二天早上進來棚場的時候,很多修護同仁都嚇一跳。」

 

時任飛交任務飛行員 郝光明:「我們副油箱在中線,那個Travel Pod(行李筴艙)就是裝我們行李嘛,因為你飛那麼遠,尤其他們老美,基本上我看他們老美在飛交的態度上面,他們把它當作一個假期。因為他們飛到夏威夷待5天,他們的想法就是要調時差,那夏威夷到關島又待了4天,我們看起來好像是很艱難的一個行程,但對他們來講,就好像當作一個渡假行程一樣。他們可能也不知道我們沒有這種(長途飛行)經驗,所以當我4月4號從沃茲堡要飛到夏威夷的時候,到了他們來接我的時候,跟我同架飛機的Mike Hanson少校,他就給我2個類似塑膠袋的東西。我那時不曉得是什麼東西,我問他這是幹嘛?他說你等下會用到它的,因為我們今天要飛很久。在起飛兩個小時後,我就開始有尿意了,他說噢,那你把那個袋子拿出來,我教你怎麼用。你把椅子調到最低,身體向前,然後想辦法做你的動作。可是呢,F-16的座椅是向後傾斜30度的角度,我就覺得很困難,就覺得那個尿可能會灑在身上的那個感覺,所以第一次我就沒成功。我就跟他講,I give up,我就不用了。到最後大概還剩1個多小時要落地的時候,我說我再試一次好不好?你再給我一次機

新聞圖片
體能+重重訓練 戰機飛行員養成不易「編號6810」F-16 護台20年影/賴清德突現身民進黨中央 提與韓國瑜「對比民調」影/郭台銘反問蔡英文:抗中,美國就一定挺妳嗎?影/藍綠民調皆當假想敵 柯笑:萬一我不選 他們全重來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