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筆室 / 報導
2017/ 03/ 15 07:55

【重磅快評】北檢突襲老馬 小心成日後判決無罪的關鍵

北檢引用檢索系統無法查詢的判決起訴前總統馬英九,將引起討論。本報資料照片
北檢引用檢索系統無法查詢的判決起訴前總統馬英九,將引起討論。本報資料照片

台北地檢署昨依洩密等罪嫌起訴前總統馬英九,未料竟被律師發現,檢方所引用的最高法院101台上字第2970號判決,根本無法透過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查詢,疑為消失的判決。

 

經院檢說明,原來檢方提出的解釋是該號判決因涉機密,因此外人查不到,「目前資訊組主任正將無涉機密的法律見解部分調整為公開」。

 

馬英九被起訴並無太多人感到意外,主因有二,一是前檢察總長黃世銘被判決有罪定讞,相關的「頭兒」馬英九怎可能無罪?二則與馬有關,當黃世銘因此案被偵審時,馬給了他多少訴訟支援?不過看來還好沒給,因為馬的訴訟策略顯然也不怎麼高明,還不如做苦功逐一鍵入起訴書案號查詢根本的律師。

 

或謂,這些酸言酸語豈與本案法律攻防相關?且讓我們拋卻法律專業術語的知識煙幕障,以白話文去了解本案:立法院前院長長王金平,為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所涉官司向法務部前部長曾勇夫關說,偵辦該案的檢察官的「頭兒」黃世銘依法依職權知悉此案即將偵結,可能惹起憲政風暴與爭議,而向其「頭兒」兼國家領導人馬英九報告此事,馬再請相關的核心幕僚及行政院長江宜樺共商如何因應,然後就靜待檢方舉行記者會說明偵查結果及案情,再說明行政乃至政治上的因應措施。

 

所以馬英九、甚至黃世銘有無洩密,關鍵正是檢方起訴馬英九所引的這號判決:究竟有沒有因黃的報告及馬政府後續因應會議,而喪失檢方偵查內容的「非公知性」、進而妨害了偵查?

 

可嘆的是,偵審黃及起訴馬的相關法官、檢察官,都採取了極其形式的見解,認為偵查機密專屬於負責偵辦的檢察官;至於被告的馬、黃本有權責了解與其相關的涉及行政或憲政部分,且並不影響檢察官的偵辦,則並不為司法人員所採。

 

如果真是如此認定,那就再讓我們回到如今檢方以機密判決「突襲」馬英九之事,原來有許多涉及機密案件並無法透過司法院法學查詢系統公告周知這件事,只有司法官乃至資訊組主任等才知、連律師都不知,即此秘密原正具有所謂的「非公知性」,絕不因多了非關該案的司法官查詢而喪失,何況如今更決定讓資訊組主任與聞,莫非將因此而喪失其密?

 

換言之,如今北檢稱「目前資訊組主任正將無涉機密的法律見解部份調整為公開,民眾最快明日即可查詢到該判決」,其實也透露了未來馬很可能因此法理被判無罪的另一關鍵:雖某案看起來是機密,卻並非全部都是不得公布的機密,政府機關仍可公告無涉機密的部分,至於其審核權責,不正屬於該機關的「頭兒」?

 

緣於一律師的無心插柳,才讓人民知悉原來北檢可以援引人民無法查知的最高法院機密判決起訴人民;更為了補鍋,北檢也決定以行政作為將其認定無涉機密部分解密,誠不知與馬當時的行政作為何異?北檢難道不該分案偵辦相關人等?

馬英九遭起訴 朱立倫、洪秀柱相挺囑目但不重大 53期女法官審馬英九洩密案馬英九洩密案遭訴 國民黨團:先射箭再畫靶 入人於罪柯建銘:馬英九發言只是在說明自己有罪馬英九遭起訴 朱立倫:還他清白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