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君遠 / 報導
2016/ 12/ 16 14:18

薇薇安生前燦爛告別式低調 演藝圈僅謝沅瑾到場

薇薇安告別式上,演藝圈只有命理師謝沅瑾一人到場,現場聊到相處的往事,直說她大方可愛。記者杜建重/攝影
薇薇安告別式上,演藝圈只有命理師謝沅瑾一人到場,現場聊到相處的往事,直說她大方可愛。記者杜建重/攝影

薇薇安在演藝圈近20年如一場美麗花火,燦爛奔放後旋即落幕,16日早上10點在一殯大覺廳舉辦告別式,失去愛女的薇薇安父親陳連春全場神情落寞,知道大批媒體到場,委請聲寶公司同事國內營銷總經理陳世昌在外招呼,陳世昌說:「白髮人送黑髮人,很多不便的地方,請大家見諒。」因為低調,演藝圈中只有命理師謝沅瑾到場哀悼,而節目搭檔何篤霖、郭靜純及黃友輔則以白百合花致意。

 

謝沅瑾說,曾一起工作一段時間,私下交情也不錯,以朋友的立場一定要來送她一程,講到相處細節,他說:「工作時常會上下集趕錄,時間匆忙要換衣服時我是男生,隨便即可,她有時會忙到當場換,不小心露出肩帶,我立刻把頭撇開,而且臉紅,她看到了就常跟人家說,我是個很古意、老實的老師。她無論檯上或私下,都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民間習俗對「白髮人送黑髮人」有許多禁忌及規定,謝沅瑾說:「習俗是,死者送到墓地前,家屬不能跟,而父母親是長輩,一般來說告別式上只能坐在旁邊,不能站在家屬區答禮,棺木離開時,要在門口拉一條線,父母到線就止步不能走。」薇薇安父親最後走出大覺廳外,一連5次向現場所有人鞠躬,瘦弱的身形令人看了不忍。

 

幕前合作夥伴只有謝沅瑾到場,但當年合作「非常男女」、「命運好好玩」幕後製作人也默默在旁落淚致哀,她說,「我們每年都會相約吃飯,一起罵人,一起聊天,但她是個極度樂觀的人,罵罵人,說完就過了。今年農曆年時本已約好,但她臨時有事取消,沒想到就再也見不到她了。她是個很大方、沒架子的藝人,因為常年飛大陸,跟爸媽聚少離多,所以非常珍惜回台灣時跟家人吃飯的時間,任何事以父母為第一優先,有陣子媽媽膝蓋不好開刀,她還煩惱了一陣子,打來問我怎辦。」

 

製作人說:「有一次過年她約我去神旺吃飯,門口的服務生大老遠就叫她『陳小姐』,可見她是常客,而且因為過年,她還要服務生『別這麼辛苦,可以偷懶一下下啦!』。」至於外傳她的神秘男友,包括何篤霖、郭靜純等人都沒見過,連私下的製作人好友也只是「聽說」,不曾碰到面,告別式上也沒人知道是否出現,整個家祭及公祭約1個多小時結束,棺木移至第二殯儀館火化,骨灰將安放在三芝。

曾經合作超過10年的老搭檔何篤霖、郭靜純及黃友輔以花籃致意。記者杜建重/攝影
曾經合作超過10年的老搭檔何篤霖、郭靜純及黃友輔以花籃致意。記者杜建重/攝影
薇薇安家人選這張美麗的照片當遺照,這是她人生最美、最瘦、最燦爛的時刻。記者杜建重/攝影
薇薇安家人選這張美麗的照片當遺照,這是她人生最美、最瘦、最燦爛的時刻。記者杜建重/攝影
薇薇安的父親在告別式中神情落寞,看得出來他失去愛女的心痛。記者杜建重/攝影
薇薇安的父親在告別式中神情落寞,看得出來他失去愛女的心痛。記者杜建重/攝影
薇薇安告別式 低調舉行薇薇安告別式 白髮人送黑髮人父低調請同事致意何篤霖.郭靜純 不出席薇薇安告別式 郭靜純哽咽聊薇薇安 「不敢相信她離開」薇薇安驟逝 胡瓜高怡平同聲:很難過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