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芬 / 報導
2016/ 08/ 29 19:03

兩廳院、高鐵輪椅席不足 身障人權落後

脊髓損傷基金會在國家音樂廳辦音樂會,輪椅觀眾無法進場只能聚在大廳看轉播,但因第一次來,仍開心地比「YA」手勢。 圖/脊髓損傷基金會提供
脊髓損傷基金會在國家音樂廳辦音樂會,輪椅觀眾無法進場只能聚在大廳看轉播,但因第一次來,仍開心地比「YA」手勢。 圖/脊髓損傷基金會提供

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中癱瘓的男主角和女伴去聽音樂會時,能甜蜜坐在一起,在台灣卻難達成。身障團體指出,身為國家門面的國家戲劇院及國家音樂廳,輪椅席僅6個,另高鐵身為重要交通工具,輪椅席也只有4個,且輪椅族都得與家人拆散坐,不符感情需求,對同樣購票者不公平。

 

台灣前年通過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依法應建構全面無障礙環境,事實上卻落後。長期關注身障人權的漢聲廣播電台主持人余秀芷表示,國家兩廳院有30多年歷史,但戲劇院1500多個坐位中,只有5個輪椅席,音樂廳2000多個坐位中,也只有6個輪椅席,不符現行法規要求的低標12到13席。

 

脊髓損傷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洪心平說,她為了彰顯輪椅席問題,曾辦二次友善新世界及圓夢音樂會,音樂廳坐滿七到八成,但因輪椅席有限,約50位脊髓傷友只能被「搬」到一般席,輪椅擺走道。讓她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服務員臭臉說,輪椅會影響逃生空間。

 

前立委楊玉欣曾為身障者請命,盼兩廳院增設輪椅席但沒成功。今年7月兩廳院大整修,立委王榮璋召開協調會,邀請兩廳院、營建署及身障團體等單位討論增設輪椅席的必要。兩廳院認為,老建物不適用新法規,且改設輪椅席必須拆掉3個一般座位,會影響音樂共振效果,還會損失7萬多元的票房收入。

 

余秀芷說,身障者的藝文參與權無法以金錢衡量,音質可透過專業的場地設計解決,例如有45年歷史的美國華府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不只做很好的無障礙設計,輪椅席位也有共融及散落式設計,甚至還有不同票價區的輪椅席位。既然兩廳院要場地整修,就應讓身障觀眾有更好的觀賞品質。

 

雖兩廳院已答應增設到12個輪椅席,但余秀芷認為,對步入老年社會的台灣來說仍太少,「可能現在愛看表演的民眾老了後,就難再回到藝術殿堂。」

 

專做身障接送服務的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說,除了兩廳院輪椅席爭議,高鐵對身障者的服務也不足。他曾帶6名馬來西亞身障朋友在台旅遊,從台北想搭高鐵到高雄,搭車前才發現只有4個輪椅席,6人得分二班次搭乘。

 

洪心平也曾辦「兩岸三地無障礙之旅」,帶25位輪椅族到日月潭玩,坐高鐵時也分三到四班車,光等待其他人就花了1個小時。她說,許多單位把輪椅族想成孤單的人,但其實他們常有親友陪伴。

 

許佐夫沉痛呼籲政府及社會重視身障人權,若沒有「無礙」環境,就愈沒有外國身障朋友願來台灣觀光,國內身障人士也愈不想出門,因應老化社會,未來只會更需要「無礙」環境,推長照不能只是光說不練。

脊髓損傷基金會2013年在國家音樂廳辦友善新世界音樂會,因太多輪椅觀眾無法進場,只能聚在大廳看轉播。 圖/脊髓損傷基金會提供
脊髓損傷基金會2013年在國家音樂廳辦友善新世界音樂會,因太多輪椅觀眾無法進場,只能聚在大廳看轉播。 圖/脊髓損傷基金會提供
脊髓損傷基金會在國家音樂廳辦圓夢音樂會,本身也是輪椅人的董事長林進興上台向坐在最後一排的輪椅席貴賓致意,但他們有個國小女兒獨自坐在前面。 圖/脊髓損傷基金會提供
脊髓損傷基金會在國家音樂廳辦圓夢音樂會,本身也是輪椅人的董事長林進興上台向坐在最後一排的輪椅席貴賓致意,但他們有個國小女兒獨自坐在前面。 圖/脊髓損傷基金會提供
影/108課綱近85%課本未審完 教師怒轟:輕忽教育影╱百憂解退出台灣市場 掀民眾對國產藥不信任危機EASY SHOP春夏新品夢幻蕾絲系列 主打立體顯瘦影/法籍仿生互動式裝置藝術家 創作哪吒六臂竹鎧甲影/超壯麗明石海峽大橋 兩公里沒橋墩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