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玟 / 報導
2020/ 08/ 06 11:50

影/張彥彤鉛中毒提告殺人罪 盛唐還想找父親「關說」

前台中市議長張宏年與兒子、現任市議員張彥彤驚爆一家4口鉛中毒案,雪球越滾越大。張彥彤今天上午召開記者會痛批盛唐中醫院長呂世民「可惡至極」,已正式提告「殺人未遂罪」、「違反藥師法」,更指事發後呂還找上父親要「關說」,因為「台中市衛生局在找麻煩」,讓張彥彤氣炸!

 

張彥彤表示,他7月8日到14日第一次住院,查不出病因,急診後看肝膽腸胃科,後來第二次7月15日又馬上住院,查出可能是中藥鉛中毒,父親張宏年7月20 日還返回盛唐中醫給呂世民看診,「可能他知道我鉛中毒,我爸那次的藥包都沒有毒」。

 

張彥彤表示,他們全家都是盛唐中醫院長呂世民親自診斷,藥物也是他自己開的,沒有給其他醫生看過,盛唐中醫好意思跟媒體說,「不知道、不確定張宏年全家是不是病患?」張彥彤提出診所印章、自費的藥單說,這些正本都可到國稅局報稅。

 

張彥彤說,他提供給衛生局化驗的藥包有6月8日、6月22日、7月2日,三次中藥重金屬全部超標,他說,google就知道硃砂只含汞,「呂世民還在扯硃砂?」,「我合理懷疑根本就是所有藥材出問題。」

 

張彥彤說,若藥材來源交代不清,合理懷疑呂用人頭成立藥商執照,進口違法藥材,使用硃砂更好笑,台中市藥師公會就說,從2015年之後硃砂沒有任何進口,硃砂很早就是禁藥也不能生產,硃砂哪裡來?自己走私還是唬爛?

 

張彥彤說,為何他一開始不點名?因為他認為不要為難診所,要查藥材廠商,但呂世民可惡至極,不只第一時間想湮滅證據,甚至不配合衛生局調查,一直拖時間,事發後還打電話給張宏年「關說」,希望前議長能幫忙說話,「因為台中市政府衛生局找麻煩」。

 

張彥彤表示,他們全家鉛中毒爆發後,全台陸續有50多名給呂世民或他徒弟相關診所看診過的民眾打電話給他,台南甚至有一名婦人,還曾「請人排隊」給呂世民看診過一陣子後,才介紹回到自己縣市給「徒弟看診」。

 

張彥彤痛批呂世民,「一個人造成全台民眾對中醫、中藥失去信心」,他不相信醫者父母心會想要害人,相信全台的中藥商、中醫師都是善良的,因此呼籲若同行知道任何內情,不要幫呂世民掩飾或假裝沒看到,應該幫幫民眾,「我是受害者,且剛好身份市民意代表」,事情爆發後也沒有特權,媒體報導檢調才調查,想想其他一般民眾怎麼辦?

 

張彥彤說,還有些癌症末期患者家屬哭訴,家人得癌症看診6-8個月,自費花50、60萬,「看完就死了,死無對證,怎麼去抓他?」還有一個案例是到榮總就醫的婦人,盛唐中醫的人在衛生局到之前,就把藥包回收了。

 

張家的處方籤都是科學中藥,張宏年2015年就開始在盛唐中醫看診,「呂醫師,我們相信你,把命交給你」,所以從來沒問過呂要加什麼藥材,張彥彤全家平均每兩周回診一次,3人就要1萬多,「沒想到花錢吃毒」。他說,父親從來沒在眾人面前掉眼淚,這次聽到是盛唐中醫造成,他哭了,當議長沒有貪污過,當時認為呂世民是值得培養的醫生,他心裡很自責,現在害了這麼多人。

 

張宏年近年鮮少露面,張彥彤說,一直以為父親罹患帕金森氏症,現在確定都是鉛中毒導致,父親腦部受損40%,表達能力有問題,人都認得,但話講不出來,毒物科醫生建議要做復健,四肢也無力,「一個好好的人被他害成這樣,絕對不會放過他」。

 

張彥彤回憶,介紹父親與呂世民認識是小台中時的前副議長陳天汶,他有懸壺濟世的愛心,想去南京攻讀博士班,但呂當時不是「大咖」沒人要收讀,拜託父親牽線,才去南京通讀博士班。

 

張彥彤說,走刑法、告詐欺只有退還自費部分,也並不是說他們家的案子成立,就會退費,建議每一位民眾都要驗血、提告,退的費不夠去解毒,呼籲民眾看過「大唐系列」一定要主動驗血,民法也要提告,他們全家之前的藥包能找出來的,也都送衛生局化驗。

 

張家民事求償還沒計算,要等體內鉛中毒含量至正常範圍,還要做神經反應、生育能力檢測,到時才求償。張彥彤說,他體內鉛指數還很高,預計這兩天還要再住院解毒。

台鐵爆官員收回扣 電務處長30萬交保台鐵捷運化爆舞弊 華盛營建負責人送辦39歲男不願分手失控 女友在派出所他竟持菜刀進入天雨路滑 花蓮發生2起車禍 1死2傷影/新北中和區瓦斯、自來水外洩 封路管制至23日清晨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