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智 / 報導
2020/ 06/ 07 08:20

酒駕刑期太短沒感覺?累犯蹲了1年1月才真的怕

今年40歲的阿松(化名)已7次酒駕被抓,4度進出監獄服刑,諷刺的是他母親竟被酒駕者撞死,他曾因此一度打算戒酒,但為了填補內心空虛,又重蹈覆徹,直到大前年入監待了1年1月,徹底醒悟,才在哥哥與更生保護會新北分會協助下,重新站起來。

 

阿松小時候家裡經營熱炒店,很早接觸台灣的飲酒文化,國小就會拿著酒杯敬酒,也曾偷喝店內啤酒,久而久之,養成飲酒習慣,長大之後,為了逃避工作不順,開始酗酒。雖知道酒駕不對,也曾酒駕自撞受傷,但每次喝醉,什麼條文法規全都被他拋到腦後,喝了酒什麼都忘了,什麼都敢做,酒醉全世界他最大,朋友怎麼勸說阻止都無效。

 

阿松被警察抓過7次酒駕,但他說,僥倖沒被抓到的不知有多少。因為酒駕,他4度進出監獄。第一次時間最短,只關了10幾天,出獄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酒喝。他雖然因為母親的死,感覺喝酒誤事,也擔心哪一天會犯同樣的錯,或者害死自己,讓家裡的人難過傷心,曾有過悔改的念頭,但因為沒有酒精幫助會睡不著覺,曾經三天三夜沒辦法闔眼,平時約束他喝酒的母親已不在,身旁沒人訴說心事,所以又找酒精慰藉。

 

最後一次進監獄關了1年1月,他才決心改掉酗酒惡習和酒駕壞毛病。阿松說,第一次根本沒有坐牢的感覺,而第二次、第三次也只有3、4個月,談不上適不適應。但是,最後一次是2次酒駕案一起執行,時間比較久,才徹底感受到人身自由被限制的不便與痛苦。

 

他半開玩笑說道,在監獄裡,什麼東西沒有,就是時間最多,可以想很多事情,而他所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我不要再回來這裡」。

 

阿松為了不要再回到監獄,參加了獄中的戒酒班,出獄後,也在哥哥、輔導員和更保新北分會協助下,考取看護相關證照,有了穩定收入,生活也逐漸回到正軌。他回想過去20幾年的荒唐歲月,慶幸自己未因酒駕釀成無法挽救的過錯,更慶幸有一個不離不棄的哥哥,與願意協助他的所有朋友。

電動自行車誤闖國一 騎2公里竟逆向回頭下楠梓交流道疑想超車逆向 老翁與遊覽車擦撞幸僅輕傷影/桃市濱海狂飆軋車有如電影情節 300車逾400人遭查影/驚險!男尋秘境涉險渡溪困湍流 20人合力救影/宜蘭騎士等紅燈遭貨車撞飛影片曝光 移工1死1命危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