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雨鑫 / 報導
2019/ 08/ 23 21:08

臥床又得全天仰賴他人照顧 近8成盼自己好死

死亡,是家人之間,最少談論的話題。家總推動「家庭照顧會議」提早討輪照顧或是死亡的議題,幫助手足分工、資源分配,不讓生死成了一件突然的事,2015年我國推動病人自主權法,預立醫囑之前的預立醫療諮商也與家庭照顧會議息息相關,若能先透過家庭照顧會議提高每位家庭成員的死亡識能,將能幫助家庭度過每一個照顧或是面對家人離開的難關。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人文創新書院組長、病人自主權法工作團隊成員葉依琳表示,華人世界對於死亡仍是不敢觸及的話題,但隨著台灣即將在2025年走進超高齡社會,照顧及生死議題,將是台灣各家庭近期都可能碰到的課題。

 

踏出討論死亡的第一步,她建議可以先從輕鬆的情境先拋出討論,如電視劇的劇情恰好提及到生死,或是近期身邊剛好有親朋好友離開,當家人沒有太抗拒話題,可以慢慢引導討論。

 

葉依琳說,家庭照顧會議是討論如何負責照顧家人,相同的會議也能討論生死,她長期在醫療現場的第一線服務,近期皆在協助民眾瞭解病人自主權法,協助預立醫療照顧諮商。

 

白話來說,就是民眾在生前仍有意識時,想要預立醫囑前,與家人一起了解預立醫囑後會面臨到怎麼樣的醫療處置,被醫師診斷末期、不可逆轉之昏迷、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或其他公告疾病時,依照病人本身的意願,決定是否還要被治療。

 

她說,多數人都希望自己能夠好死,卻不放心家人可以好走,2014年天下雜誌曾公布一份調查,當自己因病長期臥床且24小時都必須要仰賴他人照顧時,有多達7成7的人希望可以停止治療,倘若,同樣的狀況發生在自己家人的身上,卻只有5成1的人希望家人可以停止治療。當疾病程度更嚴重時,如經過治療後已經成為植物人,有多達9成2的人不希望自己繼續被治療,但發生在家人身上時,則是7成5希望家人停止治療。

 

葉依琳說,這份資料更凸顯,當自己面臨疾病末期、接近生命終點時,反而比較能接受停止無效醫療;反觀,面對家人的離開,多希望能再救救家人,不放心讓家人離開,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其實也與家人之間難以接受突然的生死議題,因為過去從未正視與討論,導致生死在家人的心中,被視為是「一瞬間」的事,但事實上,生死是隨時都可能在下一秒就發生的。

 

她說,呼籲國人能勇敢先踏出討論的第一步,接著下來,可以接受專業的諮詢,或是協調師的幫助,讓家庭會議能降低家人之間的爭吵,也能幫助未來無論是照顧議題,或是預立醫囑等,都能更輕鬆面對,對於子女而言或是自己都是一件好事。

影/衛福部釋利多 使用日照服務身障者可兼領生活補助影/氣象局推海象SAFE SEE e平台 航行舒適度都查的到影/糗!公獅湊近想撒嬌 冷淡母獅讓牠顏面盡失影/一個便當錢顧所有人? 陳時中:一個500元才可能給精障者一個降落傘 衛福部將廣設心衛中心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