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哲政 / 報導
2019/ 03/ 17 12:24

田中計程車司機女兒 靠讀軍校翻轉人生成電機博士

國防大學理工學院電機電子系副教授陳淑娟上校,出身彰化田中一位辛勞的計程車司機的長女,面對家中經濟困窘,高中時代她一度面臨就業養家與重考的選擇,憶及父親在大街上召攬乘客時「麥坐車謀?」的辛勞呼喚,為顧及求學需求,她選擇就讀不用學費還有俸給的中正理工學院。現在她成為一位擁有多項發明專利的電機博士,唸軍校當軍人徹底翻轉她的人生。

 

陳淑娟長在民風純樸的彰化田中鄉間,父親是位計程車司機,媽媽在工廠上班,她在家中排行老大,下面還有5位弟妹,和一般家庭一樣過著儉樸的日子,但家中孩子們多,每天看著父母早出晚歸,全為了讓孩子吃得飽、穿得暖,而這就是她最後選擇就讀軍校的原因。

 

她回憶,彰化縣員林高中畢業的她就讀高中時,當時還是有著與其他人一樣的青少年小叛逆,不是那麼的可以靜下心來好好讀書,家裡的環境也沒讓她養成愛看書的習慣,但數理能力似乎較國語文及文史能力佳,這就是她選擇了第二類組就讀的原因,當時大學聯考成績公佈後,依選填志願序進入了私立台北醫學院護理系就讀,因為是私立學費貴、又在生活開銷不斐的台北,入學不到一個月,總覺得自己是誤闖叢林的小白兔,花費開銷高到不敢跟家人要錢,要找一份可以配合上課的打工工作並不容易找,更深刻的感受到唸大學額外帶給家裡的負擔,就這樣她與家人討論選擇了重考。

 

她回憶說,當年她也報考軍事聯招,原因是國防醫學院護理系招收女生,但對於僅讀第二類組沒修生物的她,在生物成績也設有最低標門檻的標準下,因生物低於低標0.5分而失去入學資格。

 

陳淑娟告訴父親她想要重考時,爸爸曾為難地說:要不要去工作賺錢?當時的她內心很掙扎,但更清楚父親說出這句話背後的無奈與不捨,但她心想:我不想就這樣!同學都在上大學!她告訴爸爸: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念軍校,不會花費家裡的錢,也不上補習班,我在家自修就好,讀了軍校,我還可以拿錢回家。

 

陳淑娟在家自修一年,將目標放在僅招收女生的國防醫學院護理系,但當北上選填軍事聯招自願時,卻意外得知國防大學理工學院竟首度招收大學部女學生,當時的她真是太高興了,終於可以回歸第二類組的懷抱又能讀軍校,其實對於各科系未來要做甚麼沒有太多瞭解,選填自願大概就是依照當下科系熱門的順序來填,就這樣她進入國防大學理工學院電機系,當時最開心的還有父親。

 

陳淑娟說,當年全校有將近1500名學生,女學生僅10位,入伍受訓時的震憾教育與體能訓練曾讓她一度動搖。所幸有幾個理工學院同學在同一連,彼此互相加油打氣,終於通過這嚴格且高度紀律訓練,這也讓她在面對後來所遇到的困境時,總是能秉持這股毅力堅持下去。

 

她回憶,印象最深刻的是入伍訓的第一次懇親會,當時父親還是為了生活不敢請假,所以只有媽媽跟大妹來看我,當時的我瘦巴巴像個小黑人,每個同學看到自己的家人來,忍不住相擁而泣,原本告訴自己不准在家人面前流淚的她,也抵不過當時的氣氛,與家人、同學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場。

 

陳淑娟說,電機對於女生而言在學習上確實有點吃力,一年級延續高中基礎,讀起來可算游刃有餘,但二年級專業科目開始增加,電子學竟讓她留讀而無法回家,對於假日就歸心似箭的她,立志要更努力戰勝電子學,因此在學校期間就更加認真,其後每學期也常常能上台獲頒成績優異獎學金;陳老師回憶幾回她搭火車回家,從月台到出站路上,總會聽到爸爸熟悉的聲音喊著”麥坐車謀?麥坐車謀?”辛勤的招攬生意,那熟悉的聲音督促她更加努力的動力,以後一定要讓爸爸媽媽過好日子。

 

陳淑娟畢業即留校擔任排長,其後歷練過行政官、助教、侍從官、研發官等職務,她在軍中陸續完成了電機碩士及博士學位,陳老師於101年12月返院於電機電子系任教並致力於微型天線技術研發,研究成果包括主持科技部計畫7件、中華民國發明專利12項、美國發明專利5項、SCI期刊論文15篇、國際研討會論文5篇,103-106年間更積極帶領學生榮獲經濟部通訊大賽的天線項目的冠軍、亞軍、季軍、評審團特別獎及多項企業獎項的殊榮。

國防大學理工學院電機電子系上校副教授陳淑娟。記者洪哲政/攝影
國防大學理工學院電機電子系上校副教授陳淑娟。記者洪哲政/攝影
捐款遭攻擊 館長:真心要幫台灣人做事影/朱立倫與館長直播 館長不再表態挺誰影/蔡英文最後一年 韓國瑜想為高雄爭取這些東西影/5深綠人士挺賴清德 籲蔡英文放棄連任總統影/蔡英文執政3周年 國民黨統整閣員幹話大全
討論區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