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烱榮 / 報導
2019/ 02/ 20 19:12

她是能與上帝心靈對話的全盲長笛天使 下月飛德國深造

「我喜歡巴哈,他的音樂很莊嚴、虔誠,讓我感受到與上帝在一起,上帝就在我的心靈與我對話。」音樂天使蔡明秀說,考試時她選了巴哈的長笛奏鳴曲,聽到女教授決定錄取她,她激動的落淚,因為她成為國立斯圖加特音樂大學創校162年第一位全盲又有妥瑞氏症的長笛學生,3月底將飛往德國圓夢。

 

蔡明秀家在彰化縣埔鹽鄉南新村,父親蔡桂輝經營生產「彩色蛋」聞名的桂園自然生態農場,她是28周出生的早產兒,因視網膜剝離而全盲,來到這個人間就看不到七彩繽粉的世界。她說「我很感謝上帝給我1分很好的禮物,就是聽覺很靈敏,也有音樂天賦。」

 

她念幼稚園時開始學鋼琴,有天她坐在鋼琴前,很自然地彈奏鳳飛飛的歌曲,媽媽嚇了一跳,問她何時學會的,「我告訴媽媽,每天坐娃娃娃車上下學時,司機伯伯都會放鳳飛飛的歌,聽啊聽,我就會彈了。」

 

「後來我會主修長笛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我念小學時,媽媽開飲料店,常跟在媽媽身邊,鋼琴不能搬到店裡,我就想學能帶著到處練習的樂器。」蔡明秀說,媽媽常帶我去演奏會,長笛的旋律吸引她,從此蔡母天天陪著她拜師學笛。

 

蔡明秀雖有先天的身體缺陷,卻很樂觀。妥瑞氏症是一種抽動綜合症,常不自覺地聳肩、搖頭晃腦甚至不受自主控制地發出清喉嚨的聲音,幸好她只會輕微地不自主搖頭,不影響她學習和演奏長笛;但是看不到五線譜,蔡明秀學鋼琴、長笛都比他人辛苦。

 

「剛開始學習時,先到老師練習後,回到家都是聽錄音帶,不斷地聽、不斷地練。」直到她錄取國立台南藝術大學7年一貫音樂系才有了改變,她說,指導老師楊淑雅告訴她,不能只用耳朵聽的方式練習,會變成模仿演奏者的技巧,一定要學會「點字樂譜」。

 

學了2年點字樂譜,蔡明秀說,自己用手指慢慢地去感受音符的跳躍,才能體會、融入作曲者要表達的感情與意境,讓她的音樂演奏有重大的突破,展露個人的才華。

 

能拿到南藝大碩士學位也是非常辛苦,同學念的是1本書,她念的是1櫃「點字書」,有1名教授的必修課只有100多頁,她被當了又當,修了5個學期才過關。她說,當時她很沮喪,後來非常感謝教授,因為讓她自己努力找出學習盲點,自我突破,也學會更勇敢、更獨立。大學畢業後,她花1年時間學德語,今年1月鼓起勇氣報考。

 

1月21日,來自多個國家的20多名長笛競爭者齊聚斯圖加特音樂大學,因為1個樂團只需要1支長笛,「選秀」的3名教授只會各自錄取1名學生。「當時我很緊張,我向上帝禱告,讓我台上考試時,能夠把我最好的表現出來。」

 

上帝聽到了蔡明秀的禱告,她說, 當1名女教授用德語告訴我「妳被錄取了」,我高興地熱淚盈眶。日前她收到入學通知書,她希望將來能念到博士再回台灣,能一邊演奏一邊在大學教長笛,把上帝的美妙旋律在人間流傳。

今年一月底,蔡明秀(右2)在家人陪伴下,到德國報考國立斯圖加特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照片/蔡桂輝提供
今年一月底,蔡明秀(右2)在家人陪伴下,到德國報考國立斯圖加特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照片/蔡桂輝提供
因早產而全盲又有妥瑞氏症的蔡明秀(中),錄取德國知名的國立斯圖加特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是創校以來第一位全盲女長笛學生。記者何烱榮/攝影
因早產而全盲又有妥瑞氏症的蔡明秀(中),錄取德國知名的國立斯圖加特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是創校以來第一位全盲女長笛學生。記者何烱榮/攝影
因早產而全盲又有妥瑞氏症的蔡明秀,錄取德國知名的國立斯圖加特國立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是創校以來第一位全盲女長笛學生。記者何烱榮/攝影
因早產而全盲又有妥瑞氏症的蔡明秀,錄取德國知名的國立斯圖加特國立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是創校以來第一位全盲女長笛學生。記者何烱榮/攝影
因早產而全盲又有妥瑞氏症的蔡明秀,錄取德國知名的國立斯圖加特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是創校以來第一位全盲女長笛學生。記者何烱榮/攝影
因早產而全盲又有妥瑞氏症的蔡明秀,錄取德國知名的國立斯圖加特音樂與藝術表演藝術大學,是創校以來第一位全盲女長笛學生。記者何烱榮/攝影
影/為雪隧解塞 宜蘭想在濱海公路上蓋高架道接新北影/同性結婚登記上路 台中同志趕辦結婚登記影/梅子逢暖冬大減產剩兩成 南投青脆梅上市影/台灣第一代休旅車 古早牛車上「探更寮」可過夜影/當年遣返流下悲傷淚 灣生今重回基隆港心情激動
討論區
NBA